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家庭乱伦 > 今夜谁与你同眠7

2021-02-08 02:04:29


一会儿,她又扶着我,抬起小腿,将脚上的十根玉趾飞快地涂上一层甲油。

我心里更加悲哀,看小梅已经开始描眉和涂口红,知道那一刻即将到来,心里又是格外地冲动。

“你把我那件红色的胸衣拿进来。还有把那条燕莎买的内裤也拿进来。”

“什么?”就是半年前买的那条价值四百多块的一根细绳和两片薄布条?我几次嘲笑过它离奇的昂贵,私下觉得倒是一分钱一分货,套到小梅的屁股上,可以构成人间防守最弱的堡垒,但也不无含蓄,该遮的地方都能挡住。

小梅在这之前,曾经穿过半个小时,原本希望增加一些情趣,但在我嫌贵的啧啧声中,两人不但没有做成,反而大吵一架。之后小梅便说不给我穿了。没想到,今天竟然要被别的男人享用了。我一时郁结,灰着脸看着小梅,没有反应。

“怎么?舍不得了?妾实不解,明君何故重物而轻人?”小梅叉着腰,掂着脚,摆出一副艳星的POSE。

我咬咬牙,一面转身出去,一面点着她道:“等你老公我恢复身份,我要给你买条价值一千元的内裤。”小梅马上拍手同意。

当小梅走进卧室时,身上穿着那件淡黄色睡袍,胸口露出一抹艳红的亵衣,睡袍底下露出光滑的两腿,脚上再无遮拦,十根涂得碧绿的葱葱玉趾微翘着,妩媚中透出特别的性感,纯真的笑容中还保留着几分的腼腆。

之后,我和小梅、小谢一同上了床。

小谢搂着小梅,两人静静地拥抱着,他们的眼睛也是长时间的含情注视着。

那双美丽的眼睛,像两尾黑黑的金鱼,在他的瞳水里游来游去。

而我,只能在边上,极度痛苦中在模糊的往事中追忆,我与小梅最后这样深情地对视是几年之前?必定是有过,不然我不会知道,那双眼睛所射出的含情目光,犹如天堂的两扇窗子透出的光亮,笼罩的人幸福得如获神的关爱。是不是就象亨利.詹姆斯在那部知名的小说中所寓意的,人长时间的寻找中,终于淡忘了身边最真的美。

“雪儿,可以了吗?”梅雪还是看了看我,我点了点头。

梅雪微笑着再次向我示意,“……老公,你把头扭过去。当着你的面,我…

有些不好意思。”

小谢惊道:“他也是你老公?”

小梅向他挺挺鼻子,娇声道:“还是原装的呢。我倒想忽视他,能吗?”

小谢道:“那怎么行?还是原装的好,我得让贤。来,许哥,你来吧。”然后他就要把小梅往我怀里送。

小梅扑到他怀里,娇声道:“谢哥哥,不是说了吗,这些天,我都是你的妻子。那个老公,你真的想看?”她红着脸点着我道,“好吧,只是不许笑话我,还有,一会儿我要是叫的话,说些什么也不许记在心里。答应我?”

“行,但是你姓谢的老公玩完你,我也想上,行不行?”我粗着嗓子,低声下气地问小梅。

“那得要我老公同意噢。老公,不让他上,好不好?我只想让你占有我。”

这个贱人,俯在小谢的怀里,扭得更骚更不堪了。

“我老公同意了,许放,你非要现丑不是?一会儿,就让大家看看你比我这个老公差多少。老公,来吧,脱光我吧,玩死我吧…”小谢将小梅的睡袍脱下,留着小梅红红的肚兜和下体那件连阴毛都遮不住的亵裤,将小梅光滑的肉体放倒在床上,便大肆地玩弄起来。

“嗯……哦……”小梅一面忍受着,一面红着脸含笑向我伸出手,摇一摇,“前戏与挑情,你可不可以不看啊?怕你受不了。”

“我有什么受不了?!和你做了那么多次了。”

“不一样的。人家要花很多功夫的,把你老婆要挑得欲罢不能,和你交作业不是一回事。”

刹那间,我明白了很多。原来前因后果,都须在自己身上找。

“对不起,小梅,我过去确实有时候是应付了事了,不太在乎你的感受。是我不对。”我情感复杂地流下泪来。

“亲爱的,不要说了,我也有不对的地方。”小梅看我流泪,她的眼睛也有些润湿。

“你今天晚上就尽情享受吧。”我说完这话,鸡巴硬了起来,心结却在小梅的柔情中柔化成水。

“要修正一下,你应该和他说……”小梅说着说着捂着了脸,“让他好好享用你老婆。”话音未毕,她娇弱地挺动了一下。

我再看小谢,正隔着胸衣舔着小梅胸前两块怒挺的乳头,两只手在亵衣外露出的晶莹玉润的乳房上轻轻地抚摸着。薄薄的丝织的胸衣上正中的两点,已经在他的口水下,湿成一片,两只乳头,经受着舌头的挑弄与丝布极轻柔、但更令人骚痒的磨擦,早已不堪玩弄,涨得饱满欲裂,直欲经受更直接的摧残了。

“谢名,我和小梅都请你尽情地享受小梅的肉体。小谢,你不必在乎我。真的,小梅这些天在你这里享受到特别美好的性爱,我希望你继续让她快乐。今天晚上你一定要让她多丢几次。”我一面说着,一面扯下小梅上身最后的遮羞布。

“许哥,我会的。”

“老公!我抗议!你们这是联合起来,故意要使我出丑的。”小梅无力地举着玉臂,向我示威。

“现在在你身上活动的才是你老公呢。”

“不,老公,你才是我的好老公,一会儿,我一定也让你在我身上,痛快几次。”小梅正在经受着谢名手段极高的挑逗,脸上潮红一片,喘息开始不均匀起来。

“不,梅雪,现在我就是个见习老公,要好好跟你现在的老公学学,学学怎么善待你的身体,以后吧。这次我最多帮你们清洁一下,行不行?

“清洁?清洁什么啊?”小梅有些晕头晕脑的了。

“清洁你们留下的秽物啊。”

“啊,不,不要,我和他会留下好多的,你怎么清洁得过来……嗯……不合适的,怎么能让老公干这个,羞死人了……”小梅的话语中荡意渐浓。

我一面和小梅交流着,一面看着小谢的动作。

他两只手已经开始往下移了,嘴巴还留在小梅的乳房上。一会儿含着左边的乳头,嘬个没够,一会儿,用舌尖沿着小梅的乳晕,一遍遍划着圈子。当我看到小梅的乳头满是他晶亮的口水时,心里还是一阵火烧火燎般又痛又痒的感觉,下身非常地冲动。当着小谢的面,我也顾不上不好意思了,握着鸡巴,抚摸起来。

“小梅,小梅。”小谢见此情景,忙唤小梅来帮忙。

小梅憋着笑,握住了我的鸡巴。

“对不起,老公,让你英雄无用武之地了。”

“我给你弄慢点,还早着呢。来吧,你也来摸摸我吧。…嗯,别小心眼了,不是施舍给你的,是我求你的!”

这个死老婆,我心里的感觉还是被她看透了。我无言,只好沿着小谢摸过的地方,摸弄起来。虽然说一开始还有些别扭,但是小梅和小谢都感觉挺好,我也只好继续吃小谢吃剩的东西了。

一会儿,战火终于在小梅的全身点燃起来。小梅的叫声不再有太多的意义,只是舒发她肉体的感受了。

“哦…。哦………嗯……。怎么这么好……不要扯下人家的小裤裤……那是人家特意给老公买的。对……只能隔着裤衩弄……老公,你去告诉他………”小谢有些不明白,我转过头告诉他,这种裤衩看上去和正常的内裤没什么两样,但是一拉做为裤带的绳索,裤衩中间就会开一个大洞,便可以直接插入了。

“我还没有享受过呢,小子,我老婆对你比对我都够意思……”小谢有些好奇,一拉右边的绳头,没想到小梅中间的裤衩竟皱到了一起。

小梅推推我,“你来拉吧,傻瓜,把你老婆最美的地方献给他。”我心神激荡之下,也不顾什么羞耻了,将藏在左边裤腰里的绳头抽了出来,轻轻一拉,小梅早已湿透的内裤从中间悄然分开,丛丛的阴毛中,一个晶亮的肉洞呈现在我们面前。

“灾情严重啊,救灾如救命,许哥,我要对不住你了。”

我点了点头,身后的小梅畏缩地抽动了一下,“我现在是你的妻子了,想怎样就怎样吧。”小谢偏着头,将小梅的臀部抱起,半个脸埋进小梅的阴毛中间,在一阵阵吱吱地舔弄、吸吮、扣动、顶钻中,小梅难受至极,屁股被他压得死死的,不能扭动半分,只是嘴上啊啊地叫得更欢了。

“小梅,怎么样?”

“老公,我…我…我要给你丢人了…对不起……他实在好厉害……啊……。

我的小阴核……被他的舌头……。玩死了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你的舌头进去了…

我不行了……我要痒死了……我想被他插……不想受这种罪了……。太难受了…

我的水流了好多了……。来,摸摸我的乳头……摸摸……”

我点点头,“老婆,勇敢些,可能你还要再忍一会呢,这样的前戏,你不是很喜欢吗?”然后我俯身趴到小梅的玉体上,压着她的双臂,再一次吃起小梅的乳头来。

随着我们俩的动作,小梅的叫床声时起时落着。

当小谢将老婆的屁股完全抱起,将头完全埋头小梅的股间时,小梅好像意识到什么,两只雪白的大腿在空中只是乱踢,“不要…人家老公在边上…不要……

我要晕死的……不要啊!……”

我好奇地看着他,愕然发现他攻击的目标已经从小梅的阴洞转移到更往后一点。我好奇地要伸头去看,小梅的手使劲拉住了我,她用近乎失神的语气求道:“老公,别看了,你要看,我会羞死的。”

“他要舔你的……屁眼?!你喜欢这个吗?要不,我让他停下来。”我极度地惊讶,过去这么多年,从来我也没有弄过小梅的屁眼啊。

小梅雪白的脸上泛起一片极美的晕红,“不,我………我喜欢的。你让他玩吧,由着他吧,反正…我现在是他的人。”我的鸡巴再次挺到最硬,这就是说,我妻子的屁眼,已经被他给开发了?

“我要死了,哦…啊…爽死了!天!………不要,你这样……让……我……

怎……么……见……我……老……公,你弄死我了……”小梅的肉体开始剧烈地抖动,这种抖动,我和她结婚数年,从来也没有经历过!原来,她开始射出阴精了!

“我交了……我交了……啊……出的好舒服……呀……”她的两只小拳头握得骨节都发白了,两只玉腿再也不能承受,一只腿有气无力地搭在小谢的肩上,另一只从他肩上滑下,左一下子右一下在床上翻动着。

这就是我娇妻的高潮吗?

原来小梅的高潮竟是这样地动人与美丽。我一面欢喜着小梅华彩般的高潮,一面又痛苦地意识到,经历这样绝美高潮的玉体,正在被别人享受着,她的“东西”,已经实实在在地交给了别人:小谢的满脸都是带着腥骚的一串串的玉珠,嘴里白糊糊的一片,也是我妻子高潮时浸透着小家壁玉的阴华与灵性的爱液!

“老公,我想要了。”小谢向我笑笑,一把搂住我妻子光洁的身体,与她嘴对嘴地亲吻到一起。

半响,小梅才恨恨地推开他,红着脸吐出嘴里泛着白沫的又黏又黄的液体,“坏东西,大色狼,把人家下身流的东西又吐得人家嘴里了。坏,坏!…老公,你刚才不是说要帮人家清洁吗?”她打了一下我。

我突然一阵冲动,一把搂住小梅,“这是我妻子的东西,那我当然也得尝尝是什么味道了。”

小梅愣愣地看看我,“老公,你真不嫌?好吧,我嘴里还有……”我与小梅亲吻到一起,当她的舌尖将一口酸中带甜的东西送到我嘴里时,我一阵激动,差点射了出来,连忙做出一阵吞咽的动作,正好将那口东西咽了下去。

“许哥,小梅射出的东西,其实真的挺好吃的。小梅,我保证,让你今天出个够。”小梅娇吟一声,被他按倒在床上。

腰间最后的遮羞布,也被我扯下。

他硕大的阳具,直直地对准小梅的阴唇,沿着小梅还在流精的润滑无比的阴道口,缓缓地进入到小梅的体内。

小梅赤祼的身体,就这样,当着我的面,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他。

小梅在被他完全占有之后,不知为什么,一把抓起我的手,将它按到了自己的心口。

虽然我知道,小梅与他交合的这个行为,其实对我意义不大了,因为过去的很多天,很多的夜晚,都曾经真实地发生过,但是当我感觉到小梅激烈的心跳,看到小梅幸福的微笑,从皱起到舒缓的眉头,和嘴角轻轻地扯动时,我知道,小梅这次才是真实地失贞了,我的冲动再也无法抑制,一声怒吼,我射了出来!

以后的过程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,这个家伙玩起小梅来,竟然这样的“辣手摧花”。他可以一连捅小梅几百下,一直杀到小梅的子宫深处,把小梅捅得几乎气息全无,也可以在小梅快到顶峰的关键时刻,蜻蜓点水、花间采蜜一样,在小梅的阴道中浅浅地来去自如。

当小梅实在欲火燃身、不能自已时,又徐图渐进,把小梅流出的浪液一层一层地挤出来,小梅的浪水从股间氾滥到屁股下的床单,最后不得已,让我换到她那一边,他们又择地在战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当时钟敲到十一点整的时候,小谢正抱着小梅的屁股从后面一个劲地猛干,小梅趴在床靠背上,两条腿软软地跪在床上,如果不是我在下面的支撑,她根本都站不起来了。

小梅的叫声已经没有任何内容了,只是随着他深处的动作,从腹腔发出若有若无的喊叫:“哦……嗯……。嗯……。嗯……。嗯……。”她脸上的汗水将她秀美的头发打湿一片,眼睛失神地看着我,嘴上有时做出“老公”的口形。

“亲爱的,你还行吗?”

小梅俯在我的胸前,看着我,点点头,挤出一丝笑意:“他快………操死我了。”

“小梅,你还能受得了吗?”小谢也关问道。

“你也差不多就行了吧。”我有些不满。

“许哥,你不是身在其中,不知道,小梅现在的阴道正紧紧地夹着我呢。哎哟,真是舒服,水没多少了,但里面的肉更紧了。一圈一圈的。”他最后一次深挺,一次挺到小梅的屁股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,并停止了动作,“嗯……羞死人了……不……要说……出去……”小梅的声音带着哭腔,再细听不是难受,而是含着攀到人间顶峰、即将飞翔起来的飘渺之气。

“你家小梅的阴道最里面,一只肉唇一张一合的,是不是她的子宫口张开了……”小谢顿了一下,向我汇报道。

小梅呻吟着,“是他的鸡巴……顶开我的花心了……”
“舒服吗?”

“嗯,……我要丢了。他也要射进来了,老公。”在最后一秒,好像回光返照一样,她沉静地告诉我,然后轻柔地吻了我一下。

“小梅,你夹得我好紧,我已经捅到头了,小梅。”


“不……要……动……我要到了……老公……我要被他射进去了……嗯……

现在射进去,给我种上你的种……老公,帮帮我,推推我……”小梅的声音异常清晰,但也只是片刻,随着我的动作和她身后小谢最后的冲刺,她也开始了最后一次的浪叫。

“射死我吧……哎哟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嗯……老公……亲亲老公……把你的种子……射进去……我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啊……这么多……射死我了……”

“我要死了……啊……真好……老公……你比我老公……强多了……老公…

没有你这样强……从来就没有你这样强……啊……我又要丢了……”

小谢连着缓慢地抽动了十几下,小梅再也动弹不得,全身压在我的身上,小嘴在我耳边呻吟着,“他射进来,好多好多,我怀小兵的时候,都没这么爽过…

一股一股的,我……我又要丢了!”直到他们结合处小谢射出的阴精从我的爱妻小梅的阴道里挤出来,凉凉地滴到我的腿上,我才发现,我的精液也射了小梅一身。
第十一章 笨妻与蠢汉
我知道自己的文笔已经发挥到极限,很难再更精细地勾画当时的心情,看到小梅的阴道口,从大阴唇到小阴唇上,到处洋溢着谢名的精液,一摊一摊地,流得到处都是,我的脑袋里闪过一些动画般的意像,想像着小梅的阴道深处,无数的精子在里面欢快地游动着,有一颗最精灵最勇猛的小东西,以百米冲刺般的速度,最先撞上小梅子宫里放出的大彩球,并且马上与它结合成一体……

小梅的呻吟还在继续着,谢名阳具半搭下来,油滑水亮的大东西,从根部到顶端,一直都湿漉漉的,有两根细线还藕断丝连地牵到小梅的阴道口。这时,他转脸问我:“许哥,你上不上?”

我犹豫了一下,看看小梅,她闭着眼,依然沉浸在高潮的余欢中,似乎什么也没听到。我只好摇摇头。

谢名再次俯下身去,趁着阳具尚未恢复的功夫,雨点般的亲吻落在小梅的脸上,唇上,脖上,乳上,……几乎吻遍小梅的全身。

之后,他再次钻到小梅的两只大腿内,用几根手指试探着,探进小梅的阴道里,一圈一圈,时轻时重地摩擦着小梅阴道里的肉壁,另一只手也配合得很好,不断地揉搓着小梅高潮后像乳突般挺起的阴豆。更多的精液,流到了床单上。

这时我才真的有些惭愧了,原来谢名在事后的服侍也是这么经心,怪不得小梅老是说,让我学习学习他的态度呢。

在他周到的“服侍”下,小梅的身子不能自制地再次泛起阵阵娇颤,粉脸含春,两眼空洞无神地看着我,嘴唇半张着,能看到小小的舌头顶在两排牙齿间,两只大腿似乎无处可放,只能不断地曲膝复又伸直,一只小手没有任何顾忌地揪动着自己两只又肿又涨、颜色也变成深紫色的乳头,另一只手,搭在耳际,手指迷醉般地抚摸着自己娇美的脸庞。

“谢名哥哥,哦……哦……我…我想……我真的不行了……”在他技巧完美的指法下,小梅说完这句话,身体终于到达崩溃的极限,粉脸嫣红,媚眼欲醉,完全地忘乎所以了,“来,操死我吧,亲老公,你才是我的亲老公,…哦,啊…

啊……”

她歇斯底里般的喊叫中,增加了一些近乎自虐和虐夫的情绪,“我老公……

比不上你的十分之一……他是个废物……干死我吧……再插死我一次……让我老公好好学学……和你半个月,……比得上和他六年……”

我呆了一呆,颤抖着双手,压住了小梅,“梅雪,你和他做爱吧,我比不上他,你让他操死你吧……让他种上种,怀上他的孩子……不要顾忌我……真的,不要顾忌我……”我的喊叫最后变成了低喃,直到泪水滴到小梅的脸上,她和我才都略有清醒。这时,谢名的阳具,已经再一次深深地插进了小梅的小穴里了。

“对不起,老公,我刚才……疯了……你来吧……对不起,我不知怎么了,我说什么了?!”小梅半仰起身子,吻了我一下,“老公,老公!你是我老公!

我刚才是太不知廉耻了……”


我终于哭了出来,小梅摆脱了他的插入,紧紧地搂着我,“对不起,老公,你恨死我吧,我错了。我刚才的话,不是真心话,我是爱你的。呜……”小梅一定是后悔了到极点,两只胳膊,把我搂得几乎喘不上气来。

“梅,我的小梅,我的爱妻,我很高兴你能享受到真正的高潮,……很抱歉过去我没有这样给过你,我知道你一直很爱我,真的,我希望你继续享受下去,小宝贝,好不好?”

小梅泪眼依旧婆娑地问我:“你不会怪我吧?”

“我不会怪你的,不是说了吗,从现在到你老公走之前,你是他的妻子。”

“不,我是你们两人的妻子。”小梅的声音也从来没有这样地又娇又嗲过。

不,小梅过去曾经这样说过话,但被我取笑过后,她再也不这样了。

说来也怪,以前小梅这样说话,我真的觉得很别扭,但现在,不知为什么,我觉得她就应该这样地娇,越娇我越喜欢。你说,这人,他是不是一个怪东西?

“行,我们一起分享你的肉体。”

“还有爱。”小梅瞇着眼睛,再次将自己交给了他的怀中,并回脸向我挤了挤眼。

然后,我心甘情愿地,将小梅的玉腿抬起,并请谢名尽情地蹂躏她。

当天晚上,我们三个人就这样,在肉欲中疯狂到极点。

第二天,当我从家里出来时,正好撞见对门的贺国才。他研究着我的脸色,问我道:“小梅回来了?”

我点了点头,正不知如何和他解释谢名的事情,在我身后小梅又半裸着身子打开门,将我的手机递给我。

贺国才正好看到小梅裸露在外的肩膀,两眼顿时直了。

小梅也是脸一红,不言不语,飞快地瞟了一眼贺国才,才低头将身子缩了回去。

贺国才半响才恢复到常态,拉着我的手,笑嘻嘻地只是不说话。

上午我和他一起到他的公司,拜见了我即将加盟的这家新公司的诸位员工。

说句实话,没想到他的公司也挺正规的,大约有十五六个人,套句俗话,麻雀虽小,五脏具全。

然后我赶回公司,五分钟的时间,就敲出辞职报告。当我终于把辞职报告交给公司的谢总的时候,他的表情没有我意料中的惊诧,很淡然,好像早就预料到要有这么一天的。

谢总的个头不高,说话声音也很轻,他的长相很平常,唯一的特点嘛,就是眉毛很淡,淡到在近距离看,都几乎看不到。听他们私下议论,也是我最受不了的,是他出去嫖的时候,居然带着假发。对他我已经噁心到极点。

“你真的决定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再考虑考虑吧。你是个人才。”

“算了。”

“你对我有气,这我知道,不过……你并不知道我对你的真实评价。”

“嗯。”我有些不耐烦。

“唉,现在的年轻人,……太沉不住气了。”

“今天能批吗?”

“好吧。我现在就批,不过,……有句话,如果我批完再说,可能对你太残酷了,还是现在就先告诉你吧。”

“洗耳恭听。”

“我上周刚报上去,建议总公司提你当副总,接替马上要去分公司任职的李副总。”

我的手抖了一下。

他慢慢地将笔放下,用粗大的手指点点我,“这份报告,赶快收回去吧,我就当这事没发生过。”

我知道,他这人,虽然平时嬉皮笑脸的那副德性,但用这种表情说话,应该不会是骗人。

“为什么?李大炮,章老二,他们不是都说自己…?你不是对他们……?”

“他们私下里散布的,能有准吗?!我对他们?!更是笑话了,他们只是能陪我玩,没什么真本事,他们两个加起来,也比不上你。我是对你厉害了些,平时,我和你,也没什么话说,咱们不是一路人嘛。但是,这并不影响我对你能力的看法和评价呀?!”

“说句实话,这一年,我一直没给你加什么担子,并且把你的业务也拿走一部分,一是想再看看你的为人,其二呢……我确实是想提大炮和老二,试了试,他们真的不行,确实不行。我还想将来能有个地方拿退休金呢。我对你呢,其实一直都在观察,给你的小事,每件你都做得很漂亮。公司里像你这种人,再来两个,我就可以完全放开去玩了。行了,好好准备准备吧,下午,总公司的孙副总裁就会和你谈话的。”

我晕头晕脑地点点头,准备起身,突然想到冒名虚开的担保书,心里一紧,站起来时,便有些摇摇晃晃的。

谢总只是笑着看我。这时,我才觉得,自己过去是有些偏激了,这个老头,吃喝嫖赌样样不差,其实为人还是挺公正客观的。

我借口出去办事,离开公司大楼,脑子里依然很乱。犹豫中,我给小梅打了个电话,让她到一家咖啡厅见我。

当我把事情的原委详细地告诉小梅后,她瞪大了眼睛,生气地质问我:“你疯了还是傻了?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呢?你想过万一吗?万一出了事,你是要负法律责任的!你知道不知道!”

我辩解说不会有万一。小梅摇头道,“信用证这种事情怎么会没有万一呢?

如果对方和贺国才串通一气,来骗你们的担保金,怎么办?万一贺国才出了事,万一最近行情突变,价格暴跌,贺国才一算帐,不划算,挣不了钱,他不付款,怎么办?万一开证银行出了问题怎么办?你怎么能这么糊涂呢!!”

我后悔万分:“我当时真是鬼迷心窍,那个谢总也是奇怪,既然要提我当副总,年底给我的奖金又是那么少,我当时气坏了,只能选择离开,心想,要是投奔了人家,他又让我当总经理,我当然要和他祸福与共了,替他承担一部分风险了……”

“你们不是根据业绩来算奖金吗?去年你做得少,当然给你的也少,再说,他可能当时还没有下决心呢,或者,他只是为了安慰一下那两个一心想当又没当成的家伙,你们奖金总量不是固定的吗?都有可能。不管怎么说这事都过去了,现在,我告诉你,不管你去哪里,你必须把那个担保书想办法撤回来。哪怕让你们公司知道都行,只要没有造成什么损失,你就可以不负法律责任,最多是违反公司制度。”

“可是,贺国才那边……?”

“什么叫替他承担风险?真出了事,风险全是你个人的。你还管得了他?他骗你这样做事,足以证明他为人不地道。太缺德了!”

“可公司那边?我怎么说啊!”

“贺国才的信用证,是不是开出来了?”

“还没有,只是把议付的条件传给了对方,如果非洲那边接受了,就会开出来。也应该是这两天了。”

“有可能会是今天吗?”

“哦……不排除这种可能性,比如说,今天下午,他就打电话通知贺国才接受议付条件,然后贺国才马上派人去开……”

“非洲哪个国家?时差几个小时?”

“东非,和我们差……正四个,不,是……”

“现在他们是几点?”

我看了看表,“应该是上午七点钟吧。”

小梅低头想了一会,然后毅然决然地说道:“你就直接和公司领导承认,为了帮一个朋友的忙,自主越权申请替一家小公司做担保,然后觉得很不对,后悔了,现在想撤回。今天就必须把这件事给解决掉!哪怕提不成副总,哪怕你被公司开掉,也没什么,本来我也不指着你挣大钱,挣口平安饭就行了。”

我看着小梅,彷彿有些不认识她,没想到我老婆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。

“还有一件事,要告诉你,没和你说。”小梅说着说着,突然脸红起来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谢名已经打电话,通知房屋银行,不通过他们出售了。他已经决定,把房子给我们了。”

“什么?!为什么?他那套房子,怎么也值个八九十万呢!”

“为了…为了…我肚子里要是种上他的种,他就算出了钱、尽了心了……”

“这样……这样啊!”我看看小梅细细的腰身,再次泛上一股酸水。

“我觉得,昨晚上,可能是怀上了,……老公,你恨我不恨我?”

在阳光明媚的这样一个下午,看着娇美柔情和关爱无限的妻子,我心里虽然满是强烈的醋意,但无论如何,也充满不了仇恨。

“不恨你。你的孩子,当然我得和你一起养了。不知兵兵会有个弟弟,还会是妹妹。”

“我觉得可能是女儿,他这个人吧,有些阴柔,可能阴气足些。”

小梅半趴在桌子上,红着脸看了我一会儿,然后歪着脸道:“如果真是女儿的话,将来就给你。就算是扯平了。好不好?”

我不解,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小梅还在桌子底下踢了我一脚,“不是什么好话,和你开玩笑的啦。不明白就算了。”

我和小梅又商量了一会儿,然后,由小梅给谢总打了个电话,请他下午抽空出来一趟。谢总电话里有些迟疑,问是不是要紧的事,小梅说,是件非常要紧的事,请他一定要出来一趟。

谢总只好答应了。

半个小时后,谢总赶了过来。

“我是许放的妻子,我叫梅雪。”小梅没等我给她介绍,先主动伸出手,笑意盈盈地和谢总握了握手。

谢总看我脸色灰暗,缩在边上不出声,他也一头雾水,也只好笑着和小梅寒喧了几句,然后便满是歉意地对小梅说道:“对不起啊,一会儿,我还有会,许放下午也要见一见我们副总裁,时间也都定好了,下午两点钟。是不是小许不听你招呼了?有什么,你就尽管说,我替你主持公道。”他笑呵呵地说完,然后脸色一正,嘴一抿,又是一副严肃的样子。

我注意到小梅朝他嫣然一笑时,谢总的眼光不由自主地跳了一跳。小梅这些日子,可能是日日偷情,因为体内的雌性激素分泌较多的缘故吧,皮肤愈加润滑细腻,看上去好像只有二十三四岁,说是与梅宁一般大也不为过。

小梅又转脸对我道:“小许,下午你们领导还有重要事情呢,要不你先帮谢总叫好车,在那里等着,我长话短说,就五分钟的时间,好不好,谢总?”

小梅半是羞涩半是挑逗的眼光里,谢总的脸也是又红又涨,我没再说什么,赶紧逃了出去。

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,小梅才用手机给我打了个电话,“我现在在洗手间呢,谢总说让你先回去准备准备下午和领导的谈话。然后马上和银行联系一下,找一位姓张的处长,是他的哥们,如果贺国才的公司要来开证,让他先不要开,然后你再补上一个申请做废的通知单就行了。”

“……那他还让我和副总裁谈话?”

电话那头小梅得意地笑起来,“老婆出马,一个顶俩。”

“你和他说什么了?他不是下午还是事吗?我是不是让车子接着等?”

“不用了……什么事能比泡妞重要?嘻嘻。”


“什么?那可不行!他可是个老色狼!我不同意!”我脑子嗡的一声,跳了线,往日对他的愤怒再次复甦,燃成燎原大火!一气之下,我的声调都变了腔。

“我说了,如果你能帮我们了(liao)了小许犯得这个过失,您就是我们的恩人了……提不提副总,我们想都不敢想,当然,您要是能既往不咎,再给我们家小许一个机会,给他加点担子,我们怎么报答您都不为过,有什么要求,随您提,我都会答应的。……喂,生气了?和你们领导搞,你是不是受不了?”

“他可是个老色狼,我听那些狗东西议论过,他曾经搞过一个鸡,搞了她整整十个小时,你……你会受不了的!”

说完这句话,和我的愤怒情绪和思想反应恰恰相反的是,我的鸡巴,再一次直直地硬了起来。

脑子里只有一个虚构的画面:谢总一脸坏坏的淫笑,粗糙泛黄的手指头,颤颤地摸向小梅娇耸玉润的乳头,小梅含着羞,在他身下,逢迎辗转着,带着老公都不曾享受过的媚笑,渴求着他的狂暴淫虐……

晚饭后,我们三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小梅靠在我身上,把脚伸到谢名的怀中,手里不断地剥着瓜子,一会儿给我一颗,一会儿塞给谢名一粒。小谢把小梅的袜子脱掉,轻轻地抚摸着小梅光滑小巧的小脚。有时也会沿着小梅的小腿,向上摸一把,小梅当然也就由着他。

看完两个电视剧,小梅转脸向我,说道:“过两天我们就把这房子给卖了,然后搬到小谢那边,他那儿地方也大,环境也好,采光也比这儿强多了,你说好不好?”

“贺国才那边,我早晚也得给个说法吧。唉。”

小梅趴到我肩膀上,俯着我的耳根,声音极低地说道:“你不用管了,我给他个说法就行了。”

小谢有些好奇,扯着小梅问:“老婆你和他商量什么事呢?贺国才是谁?”

“一个朋友,和你没什么关系。你先回屋吧,一会儿我回去。”

“那他呢?”小谢指着我问道。

“他?”小梅转了转眼珠,“他,也该问候问候他娇俏动人的小姨子了,过两天不就要嫁人了,还不抓紧?是不是?”

我身不由已地点点头,从内心里讲,现在我更加在乎梅雪,哪怕是让我在边上看,我也不愿离开她半步,那种五味杂阵的感觉,在昨天目染色熏的淫妻游戏中,我的体味和感觉只能用痛到极点、爽到极点来形容了。

等小谢离开后,小梅才说:“不要在他面前提贺国才,明白吗?”

然后她小心地看看卧室的门,才趴在我耳边轻声道,“我是说,让他强奸我一次,然后呢,我就拿着这个借口说事,他也就拿我们没办法了。”

“强奸你?”

我端详着小梅,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竟把她当成个笨笨的傻妻子,真是好笑。

其实我才是个蠢汉呢。
第十二章 换妻与献妻
再晚一些时候,我临出门前,和梅宁联系了一次,说今晚上要和她见个面,梅宁欣然答应了,并带着梦幻般的语气说道:“今天晚上,是我和你认识七周年了。”

这时我才意识到,七年前的这个晚上,正是我和梅宁、梅雪姐妹俩第一次见面。不仅梅宁记着这个日子,在我和梅雪六年的共同生活中,这一天曾经被梅雪一再纪念过五次啊。

听梅宁的声音,如痴如醉,满含着淋漓的情爱:“今天晚上,我要告诉你我最后的决定。”

当梅雪红着脸,与谢名相拥走进卧室,并轻摇纤手,向我道别时,我犹豫了一下,张了张嘴,却没有说出话来。

小梅定睛看了我片刻,从她的眼神中,我好像感觉到,从前一向细心的她,其实并没有因为近来移情别恋,而忘记这一天的意义,只不过,在这种淫靡放浪的气氛中再和我共同怀念相识相恋七年的感情,就实在有些好笑了。

我傻傻地呆坐在沙发上,听到里屋传出的隐隐说笑声,从心里感觉我和小梅这座婚姻的大厦已经完全地倾斜欲坠了。

又过了五六分钟,手中的电话再次响起,我看看号码,是梅宁的来电。

卧室的门开了半个缝,闪出谢名的半张脸:“许哥,小梅让我问问你,你怎么还不走啊?”

“嗯,我马上就走。”

“小梅已经脱光了在床上等着我呢。小梅限你两分钟,马上消逝。”

“你们他妈的着急上火葬厂啊。”

“许哥,别赖在那儿了,小梅现在是我的老婆,这儿现在可是我的家,不走我就要打110了。”谢名笑瞇瞇地和我开着玩笑。

非常奇怪,当时也不知怎么了,我感觉他的微笑中有一丝象刀锋般真实犀利的嘲讽,这种隐而不露的嘲讽,剥夺了我做人的最后一丝尊严和体面,是我生命中根本无法承受的东西。

面对这个一再占有我妻子的身体、使她受孕之余,还有占有我的栖身之所的男人,我突然间爆发了。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家庭乱伦

家庭乱伦
点击:42203-3117:43失控母子
点击:25404-2813:49喝醉酒和妈妈享受
点击:16205-0401:18高冷小姨妈
点击:34304-0717:06我与小姨子在厨房彻底沦陷
点击:150606-2302:59我家的乱伦
点击:125706-2501:12内射妈妈
点击:84507-0402:16甘愿被爸爸干的女儿
点击:32804-1216:15被姐姐做了三次
点击:42303-2510:27妹,不够!还有嫂子
点击:140107-0402:20我轮流干了妈妈和她的三姐妹
点击:59303-3010:34偷干岳母不小心吧肚子搞大了
点击:133406-2202:28一个山村里的全家乱伦
点击:130206-2401:18全家都是骚逼
点击:41004-2903:08老婆推介我和岳母做愛
点击:28004-1017:27护士的女儿
点击:85107-0502:46公公泡儿媳
点击:40203-3010:34母女财色双收
点击:5005-1315:15亲姐姐的禁忌之恋
点击:39104-0220:14青春期女儿
点击:23504-2611:39妹妹公车上
点击:132112-0510:02利用职权操了小姨子
点击:52204-0116:44父子同一屄
点击:40504-0319:04多年的岳母
点击:117407-2602:49勇插奶奶,岳母和妈妈
点击:23304-2215:03妹妹的初拥穴
点击:122011-2403:33在哥哥面前强奸了嫂子
点击:119011-2403:31儿媳妇是个尤物
点击:11305-0820:34姐姐偷情做爱
点击:79302-0801:43家里屈辱的妈妈2
点击:69906-1702:04妻子和岳父在乱伦
点击:65705-2503:16大乱伦近亲换妻
点击:33204-1114:37偷摸插入熟睡小姨子
点击:32104-0814:41姐夫出差了我和姐姐
点击:39203-2920:43在长途车上遇见的表姐
点击:24304-2215:03家庭侵犯
点击:59006-0700:24一下一下把高傲的妈妈肏成我的女人
点击:114306-2001:50新乱伦杂交的乐趣
点击:52907-2602:48小学校长
点击:72106-0501:02超淫乱大家庭
点击:11005-0820:31离婚的嫂子和我发生了性事
点击:119811-2607:58在KTV把朋友老婆干了
点击:57107-2602:49姑苏美女亲娘,母子寖淫在天堂
点击:42004-0220:04和妈妈去逛百货公司
点击:109411-2403:33淫父欲女
点击:130506-2702:18一对亲生母子乱伦的故事
点击:37703-3010:36儿子的工具
点击:94502-0801:42家里屈辱的妈妈
点击:98506-1702:23母女穴洞的常客
点击:29704-2214:56虎子妈妈的屁股
点击:38103-2816:49我是个畜生,我对不起女儿
点击:92506-1602:48变态儿子厨房强奸绝色母亲
点击:28504-0616:42乱伦的睡衣真香
点击:91307-2602:48女儿的小穴
点击:16504-2215:10司马三姊妹
点击:110307-0601:44操小姨子和她女儿
点击:51703-1909:47当着女友爸爸的面和她女儿
点击:10105-0820:33调教淫荡的
点击:36204-0511:45女儿的后庭花蕾
点击:2105-1619:40迷奸温柔的姐姐
点击:13805-0820:34老婆带着小姨子与我激情双飞
TOP反馈